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弃妃再难逑145被困

时间:2020-01-24 02:59: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弃妃再难逑 145.被困

未央宫中,容欢派出石斛离开皇宫。し

陆曼站在凤仪宫的假山石前,看见石斛一行离开皇宫,便向立即东周的方向快递奔去。

容欢果然还有后招。

陆曼尽管心头不安,可也无计可施,现在重要的,是她如何在这三日之中、在与容欢前成亲离开皇宫,脱离容欢的掌控。

“青粤,这三日要警醒一些,朕不想节外生枝。”容欢看着凤仪宫的方向慢慢说道。

那女子不是个容易驯服的人,容欢相信她一定会有所行动,在这三日内离开皇宫。他在整个皇宫中布置了层层侍卫,他倒十分期待,她将会用什么办法离开他的掌控。

“皇上,属下已经在宫中布置了天罗天,娘娘有再大的本事也插翅难飞。”青粤自信满满道。

“插翅难飞?”容欢苦笑,青粤根本就不了解那女子的实力,到时等她逃脱了,有青粤哭的时候。

凤仪宫中,紫霞青霞步步不离陆曼,跟着她忙来忙去。青霞紫霞是刻意讨好陆曼,陆曼刻意将自己的亲和力释放到极限,向她们展示自己温柔敦厚的一面。不用小半天,三人看上去已经象相处很融洽的主仆关系了。

一直暗中监视着凤仪宫的青粤暗暗皱了眉头,难道慕容六小姐是认命了?这个可怕的女子会这么容易屈服?青粤尽管不信,可事情到了这一步,试问有哪个女子不认命!再说容欢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慕容六小姐嫁给主子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尊贵的女子,慕容六小姐认命嫁给主子也是正常的。

“娘娘。你在做什么?”性子活跃的紫霞好奇地看了半天实在看不出来陆曼在忙什么,忍不住问道。

“我在制灯。”陆曼道。

“娘娘,这是什么灯?”青霞问。

“这种一种会飞的灯,叫孔明灯。”陆曼道,“在这里实在太无聊了,我们制几盏来打发时间。”

陆曼将手里的孔明灯举起,慢慢松了手。孔明灯果然自己飞了起来。

“娘娘。真的飞了起来,这太神奇了。”紫霞兴奋地笑道。

沉稳的青霞暗暗看紫霞一眼,紫霞立即收了脸上的笑意。神情也变得严肃。

“我次见到时,兴奋得又叫又跳呢!”陆曼笑道。

青粤轻轻摇头离去,慕容六小姐这样平易近人的一面,他还是次见。也不是次见。她对身边那三个丫头也是这样的。

陆曼眼角督见墙上投下的暗影离去,唇角冷冷上扬。

孔明灯在凤仪宫上空慢慢地飞。待凤仪宫四周的侍卫都好奇地看过来时,陆曼却收了灯。

“我要在灯上刻一首诗。”陆曼道,“等到晚上再放,别有一番景致。”

“娘娘。晚上能将凤仪宫照亮吗?”紫霞问道。

“到了晚上你不是知道了吗?”陆曼笑道,忽然,她收了笑。蹙着秀眉,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娘娘。你怎么了?”青霞紫霞立即紧张地问,若娘娘有什么事,她们也不用活了。

“没什么事,我肚子痛。”陆曼道,她走进屏风后,一会儿便重新换了衣裳出来。

青霞走进屏风里一看,原来娘娘葵水来了,娘娘的脸色白得真是吓人,吓了她一大跳。

陆曼却脸色一直苍白着,整个下午蔫蔫的躺在床上,到了快天黑的时候,这才起来将孔明灯放了起来。

“青霞,我肚子痛得厉害,你去太医院偷偷请个医女过来瞧瞧。”陆曼突然捂着肚子道。

“娘娘,奴婢去禀告皇上。”青霞看到陆曼痛得脸上的汗珠流了下来,心中害怕了。

陆曼瞪她一眼,“禀告他做什么?皇上会治我这妇人病么?我三日后就要和皇上成亲了,这个时候告诉他我还要不要这张脸?不许给任何人知道。”

青霞沉思着,是啊,这种事告诉皇上,娘娘将来还不得羞死?叫外面的侍卫去也妥当,娘娘说了,不许给任何人知道。青霞总觉得心里不安,可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正在犹豫间,陆曼已经扶着紫霞的走进寝宫。

“青霞,你速去速回。我痛得快受不了了。”陆曼道。

青霞原本是想叫紫霞去的,自己守着陆曼,但陆曼明显喜欢紫霞多于自己,只得一咬牙,拔腿出了凤仪宫。

寝宫内,紫霞扶着陆曼躺下。

“娘娘,你歇息……”她的话还未说完,身子就僵住,直直倒在塌上。

不一会儿,紫霞走出凤仪宫来收孔明灯,却见孔明灯已经飘出凤仪宫。

“来人呀!来人呀!娘娘的孔明灯飘走了。”紫霞提着裙摆追着孔明灯的方向跑了起来。

凤仪宫的侍卫被紫霞这样一呼叫,也纷纷去追孔明灯。

“发生了何事?”青粤沉着脸喝问。

“娘娘的孔明灯飘走了。”紫霞低着头道。

青粤瞟了一眼越飞越高的孔明灯,看着她问道,“娘娘呢?”

“娘娘不舒服,在寝宫里躺着。”紫霞道,“青霞去太医院请医女了。”

“不好!”青粤脸色一变,慌提步向凤仪宫奔去。

“娘娘的灯。快去追!”紫霞也提着裙子追了起来。

未央宫中,容欢看着跪在地上的青霞,冷冷问道:“阿嫣让你去太医院?”

“是,皇上。”青霞点点头,心里更加惶恐不安。她走着走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便拐了道,来了未央宫禀报容欢。

“她得了妇人病,要找专治妇人病的医女?”容欢站了起来,声音愉悦地问道。

“是,皇上。”青霞道,“娘娘痛了一个下午。”

“她居然连妇人病都搬了出来。难为她了。”容欢道,脸上隐隐有了些笑意。

青霞有些愕然地低着头,一时拿不定容欢是高兴还是生气。“皇上,这医女,奴婢还要不要去请?”

“青霞,你跟的主子,是天下神医制南星的嫡传弟子。你要这医女要不要请?”容欢道。

青霞惊呼一声。脸色大变。

“来人,封锁宫门,任何人不得出入。”容欢命令道。见青霞还呆若木鸡跪在原地。便又道,“走吧,随朕去看看你的主子跑出皇宫了没有。”

紫霞追着孔明灯跑,眼看就要接近宫门。却见青霞带着容欢急不可待地走了过来。

紫霞狠狠咬了一下唇,提着裙子跑过去。“奴婢参见皇上!”

容欢挥了挥让紫霞退下,也没有多看紫霞一眼。

“青霞,快来帮忙呀!娘娘的孔明灯飞走了,令我去追回。”紫霞扬声朝青霞道。

“你去帮娘娘追回吧!”青霞声音吵哑。

紫霞清笑一声跑去继续追孔明灯。

青霞怜惜地看着紫霞。此时此刻,她还天真地笑着,根本不知道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自己。娘娘如果成功走出皇宫。她们俩根本活不过明天。

紫霞追着孔明灯正要走出皇宫,守宫门的侍卫拦着她。“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宫。”

“娘娘的孔明灯……”紫霞咬着唇道,她的目光扫了一眼守城的侍卫,不下两千精锐,如果此时打起来,容欢便会得到消息立即赶回来,她若不能脱身,便再也没有机会走出宫门了。

“紫霞姑娘,娘娘的孔明灯已经有人去追了,紫霞姑娘先回宫等候。”侍卫道。

紫霞手腕一扬,正要将袖中的绣花针射向侍卫,却见身后人声鼎沸,连成一片的火把照得亮整个皇宫。

紫霞的身子慢慢向暗处缩去,待人不备时,迅速转过身来,向着未央宫的方向跑去。

容欢黑着脸带着一群人走到皇宫大门口,亲自搜宫。

青粤跟在容欢身后,偶尔偷看脸色难看的容欢一眼,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气。他自小跟着主子,主子一直是风度翩翩的随和贵公子模样,还是次见主子被气成这样,

换了谁都会怒!

慕容六小姐她怎么敢!

这女人的胆子腻大些了,扮成紫霞的样子逃跑就算了,居然提着裙子满宫里又叫又跑,更气人的是,还大摇大摆跑到皇上面前请安,然后自由自在走出皇宫,如自己家里一样来去自如。她这是想让整个皇宫的人给她陪葬吗?

青粤暗暗松一口大气,他没认出慕容六小姐来,大概不用死罪吧?皇上自己也没认出来啊!再说,连与紫霞朝夕相处的青霞都没认出来,能怪他吗?

这个晚上注定是让皇宫和京城百姓无法入眠的一夜。容欢让人将整个皇宫和京城翻了一遍,居然都没有发现陆曼的影子。

“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容欢道,他就算怒不可遏,看上去依然是一幅风轻云淡的贵公子模样。

容欢不相信陆曼已经逃出京城,她一定就在京城中的某一个角落,甚至就在这皇宫中,正在暗中静静窥探着他的一举一动,暗笑他的无能,等待着出宫的机会。

“皇上,那个千里追香,一点味儿也没有了吗?”青粤忍不住问,在护城河边,他们就是靠着她身上的特殊香味找到她的。

“她是制南星的弟子,这点香味对她来说算什么?”容欢道。发现陆曼逃跑的时候,他立即用千里追香去寻她,发觉一无所获。

“青粤,你说,将她抓回来以后,我不是不要挑断她的脚筋?”容欢沉着脸道。

青粤打了个冷颤,挑断慕容六小姐的脚筋,皇上舍得吗?但他知道,若慕容六小姐执意脱离的话,皇上说不定真的会这样做。

慕容六小姐,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此时的陆曼,谁也没有想到,正隐藏在凤仪宫中做一名低等的粗杂太监。青粤带着人来搜凤仪宫时,她就跑到未央宫去做一名烧火丫头,容欢那天中午吃的菜,就是她烧火烧出来的。

所谓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凤仪宫和容欢住的未央宫,是搜得松的宫殿,因为按照正常的人常识,没人料到她会跑到容欢眼皮底下来自投罗。

青粤不是傻子,搜了一日遍寻未果后,也加严了凤仪宫及未央宫的搜查。陆曼差一点就被青粤撞上了,她知道若是撞上青粤,这一次便再无脱身的机会。在青粤快要搜到她身边时,她端了一大盆衣裳,掉头向洗衣局走去。谁知,青粤很快便带着人搜到洗衣局来。

陆曼不过引人注目,只得躲入水井中。

阴魂不散的青粤坐在井边的大树下,她在井里,清清楚楚听到青粤的仔细盘查。

青粤盘查完正准备离去时,偏偏有人来井里打水。一个大活人在水井里被打上来,估计会把人吓傻,但不会把青粤吓跑,除非是死人。

陆曼暗骂一声坑爹,胡乱抓了一把井泥抹在脸上身上,浮于井面上。

“啊――”只听见女子一声惨烈的尖叫声,“又有人投井了!又有人投井了!”

洗衣局是皇宫里苦的差事,犯了重罪的妃嫔和宫女,都会被打发到洗衣局里来,很多人受不了这种恶劣的劳役,自缢或投井便常常在洗衣局发生。

青粤站定脚步,沉声道,“捞起来。”

井里的女子被捞了起来面朝黄土背朝天,青粤将她翻过身来,呈现在他眼前的是满面泥垢的、普通得可以算丑的脸,脸上挂着的一张肥厚的大嘴霸气地占据整张脸,麻子粒粒清晰可见。

青粤伸手探了探女子的鼻孔,气息全无。他又伸手用力揭了一下女子脸上的皮肉,皮肉纹丝不动,却引得洗衣局里的人敢怒不敢言的目光。

人死为大,青大人实在太过份了。

青粤站起来走出去,走了几步又折回头,蹲下来抓起女子的手,翻来覆去地看。入目的是一双肥胖的大手,布满了揭也揭不下的老茧,显然这双手长期从事粗重的劳力。

“来人,脱掉她的鞋子。”青粤沉着脸道。

女子的鞋子被脱下,一双白净小巧、娇嫩柔美的纤足出现在众人眼前。

青粤心头一跳,这样一个女子,如何会拥有一双举世无双的纤足?

“青大人,死者为大,你如何能看她的足?”洗衣局的一位年长的女子愤愤不平道。(未完待续)

...

博爱牙齿美白
邵阳县人民医院
浙江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
乌鲁木齐权威妇科医院
辽宁白癜风中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