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下岗上岗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12: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一点主心骨都没有,遇到事情不想办法去找人,就知道睡在家里生闷气,睡在家里能解决问题?好,你就睡吧!”  他“哼”了一声,翻过身去,面朝墙壁。  “真是的,从下午睡到现在,都快吃晚饭了还在睡……”  老婆的唠叨声像小刀子割肉一样,割得他口中咝咝倒抽冷气。  “这么多年的书,你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那几个副主任哪个比你强,就单单叫你下岗?还不是你平时跟领导联系的少?你再去找领导说说嘛。毕竟你……”  “你还有完没完了?”他觉着老婆的小刀子是在割自己心上的肉,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看你那熊样,见了领导尿都吓出来了!下岗活该!”老婆知道踩到地雷上了,在退却前还不忘再扫上一梭子。  “你……”他正要自卫反击,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话头。  “喂,你是谁呀?”老婆抓过电话,刚要发火,却听出是方绅的声音,连忙说,“方绅呀,你好!”  “嫂子,志强哥在嘛?”电话里的声音还蛮响的。  “他……他死了……”  “嫂子,志强哥近心情不好,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嘛。我在好吃街‘九九九大酒店’等他,让他现在就过来。”方绅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  “快起来,快点起来,方绅在九九九大酒店等你!他的路子野,说不定他能帮你找找人。”  是呀,自己和方绅是多年至交,好得像亲兄弟一样。是不是急糊涂了,怎么把他给忘记了?也只好请他出马了,这次倒是个机会。——他想。  他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一蹦,就蹦到了地上。乖乖,一米八三的大个子,怎么会不是个男人呢?    二、    好吃街不算太长,却有几个大商场和二十几家饭店和酒楼。每到晚上,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堵满了大街。  九九九大酒店新开张时间不长,却特别惹人注目,因为品位高,每天都是座无空席。  志强刚踏上九九九大酒店大门前的大理石台阶,迎宾小姐就迎了上来:“先生请,请问你是订好的包间还是……”  “我是县委办公室方秘书长请来的。”  “先生请跟我来,他们在三楼荷叶厅。”  迎宾小姐把他交给服务员,服务员打开荷叶厅的玻璃门,做出邀请的姿势:“先生里面请!”  “哎呀,志强哥,就等你一人了。这几个都是我的兄弟们,我请大家一起来小聚聚。”志强伸出手和大家打了招呼,在方绅身旁坐了下来。  志强望着这一桌子的人,心想方绅请的都是什么人呢?一个个衣着光鲜,看上去都有些来头吧。  “来来来!现在开始吧。”  大家频频举杯,丁丁当当的碰杯声交织在一起。在别人听来是非常动听的碰杯曲,可志强今晚却感到特别刺耳。  志强坐在那儿,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一桌人,看着每个人端酒杯的动作和敬酒的姿态,听着每个人祝酒的语言,心中在想,他们大概是没有下岗的人吧?想到自己,就不免有点自惭形秽了。因此提不起精神来。  “志强哥,你喝酒吃菜呀,痴呆呆坐着想什么呢?”方绅用膀子捣了一下志强。  “哦,你们喝吧,我今天不想喝,头痛。”  “当乐不乐,你何苦呢?不就是那点小事嘛?没事,兄弟帮你想想办法。”  志强觉得这句话,是他进门后听到动听的一句话,一高兴他猛地站起来,端起酒杯对方绅说:“兄弟,哥敬你一杯,谢谢你。”对其他人却不管不顾。  方绅看到他这样,瞥了其他人一眼,不免有些尴尬。    三、    方绅连忙说:“别别别,我们是自家兄弟等一下,你先敬这位笑伟兄弟吧!”  志强一下子愣住了。他知道自己太莽撞了,看来这位笑伟兄不是常人。他看着这位风度和神态不一般的年轻人,不明白他是大款还是大官。他是谁?他努力搜索自己的记忆库,感到此人非常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称他什么好呢?他踌躇了一下,还算是很快反应过来了。  “来来来!笑伟兄弟我敬你一杯。”志强微笑着端起酒杯。  “谢谢,谢谢,我们一回生,二回熟嘛。来,我们交个朋友。”年轻人说完喝了一口酒。  志强一激动,“咕噜”一声,把一杯酒都喝光了,说:“感情深,一口吞。”一面把空酒杯浮起来,对着笑伟。笑伟也站起来,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光。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坐下后,志强悄悄地问方绅:“这个笑伟在什么单位工作?”方绅附在志强的耳边说:“连他你也不认识,真的是个书呆子,他的来头可大了!你的事情,有他一句子话就成了大半了。”  “哦?”志强将信将疑。  这时坐在志强对面的教育局局长,王强端着杯子站起来对笑伟说:“我那个事情,多谢笑伟老弟帮了大忙。今天我先道个谢,改天我再请老弟。”  笑伟也站了起来,与王局长碰了杯,说:“没事,没事,小事一桩!”  包间里,一阵阵吵闹声和碰杯声,彼伏此起,把餐厅的轻音乐都淹没了。志强在这丁丁当当的碰杯声中终于悟出一些门道来:连王局长有事都要拜托这位笑伟兄弟,可见这位兄弟能量肯定不小。说不定我的事情,就应在他的身上呢。  想到这里,志强的心情开始有些开朗了。    四、    几个穿着豪华的男人,从隔壁的餐厅端着酒杯进来了。他们举起酒杯对笑伟说:“这杯酒先敬您的家父家母,请代我们向二位老人家问好!家乡的住宅建筑还请他老人家多多支持关照。”  这是一批开发商,志强是从他们的话中听出来的。  只见年轻而豪爽的笑伟说:“敬酒,我接受。但我要先要检查一下诸位酒杯中的酒是真是假。”大家一起大笑起来,原来他们端的都是饮料,冒充的白酒。可能是酒精起的作用吧,一直很有礼貌的笑伟突然破口大骂起来:“你们这些东西竟敢对我来假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这不是对我个人的问题,是你们对家父尊重不尊重的问题!你们竟敢如此不恭!看来,你们开发的楼盘也是假冒伪劣的多吧!”  “对不起,对不起,公子息怒,我们实在不敢。这样吧,我们几个认罚,一罚二,还是一罚三,公子说句话吧。”  “从轻处理吧,公子,你看一罚二行吗。”方绅在一旁为他们求情。  “不行,至少一罚三,不然你们就不是真心诚意敬我家父的酒!”  “好好好,一罚三。”  几个敬酒的人,他们原以为可以以假乱真,没想到头来却害苦了自己,都一口气把三杯酒干了,那痛苦的神态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这边酒刚罚完,走人了,又进来了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她们笑盈盈地向笑伟走来,笑着对他说;“这杯酒喝不喝随伟公子,但是我们几个人的心意你可要领了。”  笑伟站起来,彬彬有礼地说:“多谢几位姑娘的厚爱,感情都在酒杯中,我一口把你们都吞了,哈哈……”  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姑娘搂着笑伟的脖子嗲声嗲气的说:“我说伟公子,你有这贼心,也许没有这贼胆吧。”  “谁说我没有这个贼胆,不信你们几个试试。”说完,伟公子一把搂过几个姑娘,哈哈大笑起来。  其中有位年长些的姑娘,举起一只高脚杯,对笑伟说:“我是真心诚意感谢伟公子。不是伟公子帮忙,我们的夜总会也不会这么红火。”  志强在一边冷眼旁观,凭他多年混迹官场的经验判断,这位很有背景的伟公子是个肯收好处、也肯为人办事的主儿。看来自己的事情,真的要请他帮忙了?    五    志强的心翻腾起来,他越发意识到这碰杯曲中包含着人际关系中不可言喻的复杂因素。从敬酒人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这些人的心态:真诚、奸诈、虚伪、奉迎等等。这些心态混合在一起,组成了碰杯声中动人的乐章。不!在某种特定的场合中,简直就是一些小人、势利鬼和伪君子们的一台群魔乱舞的混声大合唱。  志强想到这些,心中有些不自在。他又想,现在社会上就吃这一套,自己如果还像从前那样不见风使舵,即使上了岗也难保不次不再下岗。  “别呆呆的坐着,你看书记的儿子多威风呀!你那屁大的事情,有他一句话,准成。机会难得,多和他喝几杯,套套近乎!”方绅低声对志强说。  方绅又转过身去,对着笑伟耳语了几句;笑伟笑着点了点头,转过脸看了一眼志强,做了个手势。  志强微笑着看了看方绅,突然感到方绅也变了,他不知道方绅是变得聪明了,还是变得滑头了。  但他知道,人世间的一切都在这碰杯的大合唱中转化了:假的能转化为“真”的,恶的能转化为“善”的,丑的能转化为“美”的。这碰杯曲具有摧毁一切和征服人心的威力,具有呼风唤雨扭转乾坤的神功。看来,我也只能利用它了。  “来,”志强笑容可掬地端起满满的酒杯,邀请笑伟,“伟公子,我衷心地敬你一杯。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干!  笑伟也不含糊,他像久经沙场的老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边说着“好说,好说”,一边举杯一饮而尽。    六、    “现在,李局长,吴局长、孙局长等几位领导为笑伟公子点一首歌曲,歌名是《打劫爱情》,请大家一起欣赏!”主持人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随即响起了一阵热烈掌声。歌声响起:    ……………………  我要打劫你的情,  我要打劫你的爱!    歌声刚落,主持人又说:“下面有张老板、杨老扳,还有顾老板为我们的伟公子点歌!他们点的是《何不潇洒走一回》!”  当香港歌星叶倩文小姐刚唱完“何不潇洒走——一——回——”时,大家又是一阵掌声响起,包间里气氛非常热烈。  “大家静一静,下面我为伟公子唱一首歌:《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一个个子高挑的姑娘笑着对大家说。  “错了错了,不是‘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是‘路边的野花就要采’”,伟公子冲动的说,“不采?她枯萎了不是更可惜吗?(唱)不采白不采!大家说是不是呀!”  大家一起哄笑起来,说:“是!”  志强点上一支烟,猛吸几口,呛得他一阵咳嗽起来,他在沉思。  夜深了,志强、方绅簇拥着笑伟从荷叶厅走出来,可大酒店里的碰杯大合唱仍在进行……    七、    三天后,志强接到局里的通知,收回令他下岗的成命,改派他到所属的一个分局当分局长,明降暗升。方绅对他说过,这是为了掩人耳目。  方绅告诉他这情况时,志强一再对他表示感谢。  方绅说:“志强啊,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能帮上你的忙,我也很高兴。你真正要感谢的还是笑伟啊。不是他在他老头子面前为你说话,你也上不了岗呢。”  “我当然要谢谢他。”志强说,“不过,没有你为我牵线搭桥,我怎么会认识我们市委书记的二公子呢?对不对?所以我还得谢谢你呢。”  方绅摇摇手,神秘地笑着说:“我真的没为你做什么事。如果不是你那幅价值不非的郑板桥的‘竹子扇面画’,事情也不会办得这么快。”  一想到那幅传了五代的郑板桥真迹,在自己手里流失于他人之手,志强恨得想捶自己的脑袋。可是为了仕途,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他没有办法啊。当那天夜里决定把这幅扇面画送出去时,夫妻二人默默地流泪了。  妻子说:“舍不孩子,套不住狼。不就是一幅画嘛,该送的就送吧。”  志强虽然如愿以偿的上班了,可他的心却不安起来。他病了。  听说志强刚上了三天班就病了,方绅赶来探望。他看到志强脸色憔悴,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很是难过。  “志强哥,你这是怎么啦?”方绅关心地俯身到他床上问他。  “唉,方老弟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我他妈的还是人吗?”  方绅心头一惊:“你是说……”  原来,志强去分局上班后,前任局长并没有来办交接手续,办公室秘书对他说,老局长生病了。  他就问:“什么病?”  秘书说:“不知道。就是宣布他下岗的那天他病了,以后就没到分局来过……”  “唉,”方绅摇摇头,“不瞒老哥说,这事我是知道的,可事我先没敢跟你说……”  “啊!”志强吃了一惊,从床上爬起来,“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志强哥,我知道你是善良的。我也知道告诉你,你就不会……”  “你……”  “别急,志强哥,我们一起来想想办法吧。”  于是,他们两人商量来商量去,终也没个结果。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啊,谁能知道此事该怎么办呢!    (林儿,2010年3月19日) 共 46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常见癫痫疾病有哪些分型 主要给大家介绍三种分型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克拉玛依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克拉玛依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克拉玛依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一级医院哪家好 痛经常识 番茄小组话题 果汁小组话题 鱼鳞病常识 阿勒泰有哪些男科医院 阿勒泰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雀斑保健 石河子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性早熟常识 石河子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五家渠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外耳炎保健 黑豆小组话题 产后出血治疗 乳房疾病 三亚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急进性肾炎 胃癌 外阴白斑 色斑 暴露性角膜炎医院 剥脱性骨软骨炎医院 产前检查医院 恶性肿瘤所致贫血医院 肺动静脉瘤医院 痱子医院 股动脉瘤医院 Meleda岛病医院 钼辅酶缺乏症医院 难治性癫痫医院 伊春有哪些医院 营口有哪些医院 辽阳有哪些医院 新疆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新疆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妇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潍坊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济宁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鄂州有哪些眼科医院 荆门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