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国家鼓励推广分布式光伏电站商业前景成谜

时间:2019-05-25 20:12: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国家鼓励推广分布式光伏电站 商业前景成谜

生意社01月04日讯

在北京顺义的一座联排别墅内,如海正在设计自家的“太阳能发电站”。这个屋顶电站将与国家电[微博]相连,发出的电不仅可供自家使用,还可以销售给电公司。 2012年12月26日,国家电的工作人员前往他家,安装了北京市块家庭并上传电表。这意味着,他的电站或将成为北京市首例并入国家电的家庭太阳能电站。 12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着力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鼓励单位、社区和家庭安装、使用光伏发电系统。如海的家庭电站,正是属于“分布式”的范畴。 相对于大规模的光伏电站,分布式的光伏设备主要安装在家庭、工厂的屋顶上,自发自用,多余的电量再上传电。 在欧美,“分布式”是光伏发电的主流;而在我国,七成多的光伏装机容量都来自大型光伏电站,“分布式”设备仅占两成多。 并、上电价、财政补贴等众多不确定性因素,让“分布式”的商业前景成谜。正在启动中的“分布式”光伏市场,能挽救中国光伏行业于水火之中吗? 别墅屋顶的“电站试验” 一位从业者,用自家的别墅做起了分布式光伏电站试验,他计划在屋顶、二三楼窗户上安装薄膜太阳能电池。 如海今年41岁,曾在通信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多年。2008年,他转入快速发展的光伏领域,加盟了北京的一家光伏设备公司。 在如海看来,欧美的分布式光伏电站已相当普及,但这在中国还是新鲜事物,尚未开启的分布式光伏,是一片巨大的“蓝海”。他希望,未来能在光伏领域创业,为国内成千上万的屋顶设计、安装光伏电站,而创业之前,他自家的别墅,成为他的“试验田”。 如海的别墅共有三层,在他的设计中,除了屋顶会安装薄膜太阳能电池外,二楼、三楼窗户的下半部,也会用薄膜太阳能电池做成玻璃幕墙。 在专业上,这一套系统叫做“薄膜太阳能电池BIPV+BAPV光伏工程”,全套设备共3万元。系统的功率是3千瓦,建成后,每天大约能发电10千瓦时。 10千瓦时的发电量,即便全部自发自用,也不能满足如海家每天约20千瓦时的用电需求。剩下的电量,他仍需要向国家电购买。 如海计算,系统投入运行后,他每年可以节约电费约3000多元,收回3万元的成本大约需要8年。 在他看来,这种“分布式”的光伏屋顶电站,对工业厂房、商业设施,以及大型的公共建筑会更有吸引力。一方面这些建筑的屋顶大,会有更大的发电量;另一方面,工商业用电的电价比居民用电高出2到3倍,如果国家再能有所补贴,投资回报期可能会缩短到四五年。 过剩光伏产能的新出口 如果国内“分布式”的市场能顺利开启,无疑将成为消化光伏产能的一个新出口。 尚未打开的“分布式”市场,不仅对于如海这样的创业者意味着机会,对于国内庞大的光伏产能来说,更是一个消化产品的途径。 根据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的统计,2011年中国太阳能电池组件产量连续5年全球。外需不振已成事实,如此之多的产能如何消耗,令众多光伏组件厂商头疼不已。 西部大规模的光伏电站,曾是众多光伏企业的宠儿。2011年7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光伏发电的上电价,这让西部的大型光伏电站成为有利可图的生意。过去的一年里,众多国企、民企相继前往西部投资大型光伏电站,掀起了电站建设狂潮,这其中不乏光伏企业的身影。 然而,根据《南方周末》报道,由于西部电量需求有限,加之光伏发电的成本比火力发电高出2~3倍,导致一些西部光伏电站难以满负荷运转,甚至屡被拉闸限电。 2012年,在国家能源局的多份文件中,“分布式”取代光伏电站,成为政策关注的重点。在提法上,光伏电站被要求“有序推进”,而“分布式”则要“大力推广”。 9月,国家能源局发通知,要求各地申报“分布式光伏发电规模化应用示范区”。有媒体分析称,根据这个示范区计划,全国31个省(区、市)的“分布式”总装机就会达到1500万千瓦以上。 这个数字,比2个月前国家能源局《太阳能发电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的目标1000万千瓦,还多出50%。该媒体认为,这是“国家能源局救市,给分布式加码”。 不仅如此,12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更是明确提出,“积极开拓国内光伏应用市场,着力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将发展“分布式”的主张提升至国务院层面。 采访中,不少光伏企业负责人表示,如果国内“分布式”的市场能顺利开启,无疑将成为消化光伏产能的一个新出口。 上市公司英利绿色能源宣传部的负责人王志新表示,对于光伏组件企业来说,供应光伏电站的组件与供应“分布式”的差别并不大。在欧洲,英利有相当一部分的销售,都是在居民的“分布式”市场。 在西班牙,英利建设了“一站式”的示范中心,将各种组件、电缆、逆变器等都摆在一起销售,当地的居民提出要求,例如每天发10度电,或是15度电,英利的工作人员就会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还会对那些感兴趣的居民进行免费的培训。 “如果国内的市场成熟,我们不排除将这一整套销售模式搬到国内来。”王志新说。 并难题并未彻底解决 广东一家光伏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向南方电并要盖齐几十个手续公章,他们为此搞得精疲力竭。 如何启动一个尚未发育的市场?在国家政策的利好之外,还需要清除各种障碍。对于“分布式”来说,并的难题首当其冲。 中山大学太阳能研究所所长沈辉表示,早在2009年,国家就启动了“金太阳工程”,从技术上说,“金太阳工程”中绝大部分的项目都是“分布式”的,但金太阳工程实施3年以来,“的阻碍就是并”。如今国家重点推“分布式”,如果还是不能解决并难题,这一政策也很难真正落实。 “电是不能储存的,除非购买蓄电池。如果发电系统不能并,发出来的电用不完就只能白白浪费掉。尤其是光伏发电的高峰期在白天,但家里人都出去上班了,电量很可能会用不完。”如海说。 在他看来,只有实现了并,光伏发电系统才能真正投入试用,“并是建设电站的先决条件。” 曾有媒体分析称,在传统的电力供应体系中,电是根据国家规定的上电价向发电厂买电,加价之后再卖给用户,买入和卖出之间的价差,是电利润的主要来源。 分布式发电是用户自发自用,用户每用一度电,就意味着向电少买了一度电。“金太阳工程”中已建成的一些工厂屋顶电站,往往并非由工厂自主投资,而是由独立的投资方向工厂租用屋顶建设,这些电站如果将电直接卖给企业,就相当于是绕过了电,对于电的垄断性带来了挑战。 2012年9月,《经济观察报》曾援引业内知情人士的消息称,金太阳工程实施以来,“有90%甚至更多的项目都没有实现实际意义上的并”。 10月26日上午,国家电召开的一场发布会,标志着并政策的转机。国家电宣布,接受6兆瓦(1兆瓦=1000千瓦)以下的分布式光伏发电并,并承诺为这样的项目接入提供便利,受理、制定接入电方案、并调试全过程不收任何费用。 这一消息让如海欢欣鼓舞。早在2011年,他就曾向国家电提交过并申请,但由于国家没有相关政策,并申请一直没有得到批复。 国召开发布会的当天下午,如海就通过电子邮件提交了并申请。11月5日,他又前往国家电北京市顺义区供电局,正式递交了自家屋顶3千瓦分布式光伏屋顶的发电并申请。“这是我创业的个项目,我希望能见证国并新政的执行落实情况。”如海说。 12月5日,国家电正式批复了如海的并申请,拿到了电研院的《接入系统报告》和项目接入确认单。如海说:“从递交申请到批复共23个工作日,比程序多3天,完全可以理解。” 然而,相对国家电的新政策,覆盖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和海南五省(区)的南方电,在分布式光伏并方面并没有新动作。中山大学的沈辉教授表示,广东的企业都在等待南方电的新政策,目前南方电对于光伏并的申请,过程依旧繁琐、漫长。 12月17日,人民社旗下的《中国能源报》头版头条发表文章《南“光伏并意”缘何至今未出》,文章称,国家政策力挺分布式光伏,国家电积极跟进,但南方电覆盖地区的光伏企业似乎却只能“艳羡”。 广东一家光伏企业的负责人曾对媒体抱怨,向南方电并要盖齐几十个手续公章,为此,他们采取了“人盯人”战术,同时安排5个人在四五个月内紧盯批复的各部门负责人,搞得精疲力竭。 争议中的上电价 1元/千瓦时的上电价看起来很美,但要拿到这个超过居民电价一倍的上电价,并不是那么容易。 一个项目若想大规模推广,必须有良好的商业模式。对于一个“分布式”电站来说,卖给电的上电价是多少,政府补贴怎么拿?这些政策性的问题不解决,商业模式就无从谈起。 在拿到并的批复之后,如海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争取一个优惠的上电价。如果能用比较高的价格将电卖给电,势必缩短电站的投资回报期,增加商业推广的可能性。 在与国家电方面商议之后,他决定将家庭电站发的电全部上传电,而不是自发自用。“我是这样算的,居民电价是0.5元/千瓦时,但发改委提出的光伏上电价是1元/千瓦时。我把电卖给电,要比自己用更划算。”如海说。 经过他的计算,如果以1元每千瓦时的价格把电卖给电,家庭光伏电站的投资回报期将大大缩短。 “只算购买设备的3万元,那么8年就能收回成本。如果今后政府再有补贴,家庭电站收回投资的年限可能会缩短到5年甚至4年。”如海说:“这样的投资回报率,是有商业前景的。” 不过,目前国家电方面只愿意以0.4元/千瓦时的脱硫煤上电价收购,而非1元每千瓦时的标杆电价。在国的解释中,要拿到1元/千瓦时的上电价,电站必须经过发改委的核准。 查阅2011年7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完善太阳能光伏发电上电价政策的通知》,对于上电价的规定,的确有核准一说。 如海发现,申请发改委的核准,需要有甲级资质的工程咨询机构为其编制项目申请报告,此类机构的报告大约20万一套。此外,申请还需要城市规划、环境评价、土地等审批报告。这些报告全下来,可能需要近50万。一个普通的家庭分布式电站,显然无法承受这样的负担。 他建议,既然国家电都容许6兆瓦以下分布式并,并免收接入费用,发改委不妨将6兆瓦以下分布式光伏项目,由核准制改为备案制。 上电价的高低,对于电站的投资者来说,关系到项目能否实现盈利。上市光伏企业晶科能源的全球品牌总监钱晶表示,2011年,正是因为国家发改委规定了1元/千瓦时的光伏上电价,才带来了西部光伏电站的投资潮。 钱晶说,西部的光伏电站发出的电,电公司会先以火力发电的价格(约0.4元/千瓦时)收购,之后再对照国家发改委对于光伏发电上电价(1元/千瓦时),补贴二者间的差价。 这样的政策,让投资西部光伏电站变得有利可图。如果“分布式”的上电价也能参照光伏电站的标准,无疑将提高电站投资的积极性。 沈辉表示,广州大学城的光伏发电设施就面临着上电价的尴尬。目前,广州大学城建设了3兆瓦的光伏发电系统,平时可以供应大学城用电,学生放假的时候电能上传电,供应给周边。目前,上传电的电能,电只能按照0.4元/千瓦时的价格收购,相对于光伏电站1元/千瓦时的上电价,“分布式”发电的电价显然太低。 探路商业模式 国务院已明确分布式光伏发电实行“按照电量补贴”,业内已开始先行探索商业模式。 12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对分布式光伏发电实行按照电量补贴的政策,这一模式被业界称作“度电补贴”模式。但度电补贴要怎么补?尚未有明确的政策出台,业内人士也各有各的理解。 此前上有传闻称,所有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包括自发自用和余电上部分,都可以获得0..6元/度的补贴,补贴年限20年。但是该消息并未得到权威部门的证实。 2012年9月,国家能源局曾下发通知,要求各地申报“分布式光伏发电规模化应用示范区”,采访中获悉,英利、晶科能源等不少光伏企业都参与了这次申报,希望抢滩分布式的市场。 “这次分布式的申报,我们申报了江西上饶和浙江海宁的两个屋顶,都是我们自己工厂的屋顶。”晶科能源的钱晶表示,预计“分布式”也会有一些政府补贴,但补贴方式可能与“金太阳”有很大的不同。对于是否会有更多的投资,钱晶表示,由于“国家政策不明确,我们还在观望”。 “光伏企业向下游拓展肯定是一个大方向。”钱晶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光伏企业涉足下游产业,甚至直接投资光伏电站。对于晶科能源来说,参与这些电站的方式有4种:一是仅供应组件;二是项目总包(EPC),就是将包括组件、逆变器、支架等在内的整个项目承包下来;三是联合投资,成为电站的股东;四是独立投资。 综合来看,仅仅供应组件,是利润薄的一种方式,下游的项目利润更有保障。 在光伏并一直受业内诟病的广东,一些光伏企业开始与南方电合作,分享光伏发电的收益。 12月28日,位于广东佛山的一家光伏企业爱康太阳能与南方电综合能源有限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将联合在佛山市的三水工业园建设“130MW分布式光伏发电国家示范区”。当地政府部门的相关人士称,爱康之所以与南方电合作,还是希望在并、获取补贴等方面有更多的便利。 考虑了几天之后,如海决定“赌一把”。12月24日,他前往北京市发改委,申请家庭电站的项目核准。如果发改委批准了他的申请,他就能争取到1元/千瓦时的上电价。 如果能申请成功,他就相当于离自己的创业梦想更近了一步。在如海的设想中,他要成为国内的别墅小区、工业厂房“分布式”电站的专家,为整个项目提供设计和施工服务,“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市场”。 (新京报钟晶晶对此文亦有贡献) □新京报郑道森北京报道

上海物流电话
工地自动洗轮机
小口径精密光亮钢管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视野 微信小程序第三方平台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