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殇4

时间:2019-07-13 22:41: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早上十点我坐上公交,要赶上十二点去宝鸡的火车…

坐的公交车是13路,因为浐河是站,很容易的在靠后边一点的位置找到了座位,落座。随着公交车的再次开动,车的负载量逐渐增大,不一会,前边的过道基本就站满了。这时,在某个站点,上来了一对半头银发的夫妻,两位老人一前一后费力地拨开人群,挤了过来,来到我跟前,站定了!我慌忙起身,要将座位让给近旁的大爷,他推辞,我一再坚持,他终接受,却是为了老伴:只见他将手伸向老伴,缓缓接过来,小心安放在座位里。看老伴坐安稳了,他笑了,见此,我也笑了。

我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了我身旁的座位:左边坐着一对年轻情侣,右边靠过道的则是位眼睛大大的姐姐。他们都那么心安理得地坐着,好像视眼前站着的大爷为无物。我明白这种“该让位却不让”的现象很普遍,甚至司空见惯,但我就是不满。那对情侣,女孩不鼓励男孩给老人让座,若说是出于体谅男朋友,倒也算了,但是,男孩不能主动给老人让位,其品德和责任心方面就已经有所缺失了,很难想象如果以后结婚,这个男孩会承担多少自己的责任;再说那位姐姐,就算她再漂亮一点,我也有幸要跟她结为伴侣,我很可能要凭此质疑她的品性,甚至于悔婚。

细节反映一个人的品格,如果像这样的给老人让位的小小准则都做不到,很难想象其有什么大的作为。我们的社会要达到和谐、文明,无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到火车站时十一点多一点,还没有开始检票,在候车厅找了个位置坐下。刚坐下,就看到一位右手截肢的大叔正在人群中穿梭。当他看向人群时,有的低下了头,有的把目光看向了别处,也有的从口袋里掏出些零钱,递给到大叔手中。已经到我面前了,我摸了摸口袋,也掏了零钱递过去。其实,像这种情况,正像大家都知道的,很可能是骗局,有些“残疾人士”原本并不残疾,但出于欺骗的需要,竟自造残疾,以此博取同情。

正是基于这样的事实,许多善良的心渐渐变得冷漠:骗子没有多少人不恨吧。于是,当某个残疾人士再次伸来手时,我们下意识告诉说,假的!于是我们关闭了心门。若是对真骗子,这样做使其诡计无法得逞,无可厚非。但是,若是真残疾,实在没有劳动能力呢?这样做,不是近于将其逼入绝境吗?关于无偿的给予,有一个故事对我影响很深,主人公的名字,已经忘记,但是一次他碰到了类似以上的情况,事后得知是骗局时,朋友为他的损失惋惜,他却坦然道,“不,我为世界上少了一个穷苦人而感到高兴。”眼前,就算也是骗局,至少我们也可以为又少了一个穷苦人而高兴吧。何况,我们还可能真的暂时解决了一个生命的危难。

但是,说是暂时,我们也明白,想摆脱这种境地,他们靠的还应该是自己,努力奋斗,摆脱困境。张海迪、海伦·凯勒等无数坚强斗士不都是极好的自强不息的例子吗?

该检票了,不经意间,听到近旁一位满头银发,六七十岁,腰已经有些佝偻的老奶奶在向一个姑娘确认要检票的列车号。我留意看老奶奶周围,既没有小孩相扶,也没见有老伴作陪。难道这位老人一直一个人过了这么大半辈子吗?想到这种可能,一幅老年萧索、孤独无依的情景就闪现在眼前,心里涌起了一丝忧虑和恐慌。但是,关于爱情,仍是顺其自然好啦。

火车一路奔驰,下午两点多一点,火车到宝鸡站。

出站后,直接就买了后天返程的票。刚把票收好,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姐迎上来,问是否需要休息,只需五元。我说明急于离开的意向,她好像还有点不信,继续提供了一个对男人来说挺诱惑的条件(你们动的),我一听,有些脸红,抱歉了一声,出了车站。

站外花坛边,一个浑身晒得乌黑,骨骼历历的老人正弯着腰,不知在探戈些什么,他旁边堆放着煤黑般的铺盖;另有一位老人挤在花坛的荫影中睡觉;还有几个老人坐在一堆小凳子中招徕着生意。看着这种种情景,我不好说什么,叹息一声,去等公交车。

站在路边观望,几乎所有行驶来的公交车都很旧,有的甚至像是醉汉,摇摇晃晃的,看着那车轮,有点担心是否忽然会与车身脱离而飞出。而公交车内,除了站点标示,几乎满满的都是各种的广告,而所走的柏油路,不知多少年没有整修过了,坑坑洼洼的。一路行过去,蹦蹦跳跳,颠颠簸簸。一般说来,乡下人看城里人,总感觉有距离。或许这里还有待发展,但是,真正发展起来又如何呢?现在,路上的行人,衣着跟我们都相似,步伐也悠闲。但是真正发达了,一切都会变了,那结果也并不见得好吧。

(写于四年前)

文:小F

QQ:434652725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好的医院
癫痫病治疗方法哪种好啊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法规 微信小程序的开发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