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夫君是白月光

时间:2019-06-25 18:11:4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沐珣没有理会门外的下人, 直接推门进去了。≒杂﹤志﹤虫≒一进去就看见他那个未婚妻的手正高高抬起, 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沐珣简直要被她气死了,当日在明清寺的事情还没完,她今天又要惹事,难道是猪脑子吗?不知道黎王府和镇安侯府不能得罪吗?她倒好,一下就得罪了两个,真是好得很。心中虽然盛满了怒气, 但沐珣还不能表现出来, 沐珣只觉得憋屈, 这付娇简直就是个祸害, 当初怎么就选了她呢?“二皇子, 你怎么来了?”付娇见他脸上还带着笑意,心中的担心也渐渐消失了。她还以为是二皇子对她不满,特意来阻止她呢。“我听说你邀曲姑娘来这,刚好我来这办点事, 进来瞧瞧。”沐珣耐着性子温声同她说道。付娇没有听出什么不妥,点了点头。曲安宁放开她的手,同沐珣行了个礼。沐珣笑道:“我同黎钰是一同长大的交情, 曲姑娘不必这么多礼。”语气很是熟稔。曲安宁默默撇了撇嘴,骗人,说得好听, 明明书中说他是一个相当自负的人。还有, 黎钰是黎钰, 她是她, 很快就会没关系了。“二皇子说笑了。”曲安宁没有当真,冷静道。说来这个二皇子也是惨的,设计男主沐昭不成,反而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听出曲安宁话中的冷淡,沐珣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真是不愧是黎钰的未婚妻,竟然脾气都是一样的,好言好语都这般模样。“付姑娘,这话可还要继续谈下去?”付娇眼神闪躲了一下,看了眼边上的沐珣,只好不甘心道:“今日就不与曲姑娘说了,我们改日再谈。”曲安宁唇角一弯,她就知道,只要有沐珣在,付娇一定会有所收敛。“那好,我们就先走了。”曲安宁对着沐珣福了福身,刚起身就听到付明静柔柔说道:“曲姑娘怎么就走了,刚才的事曲姑娘还没有说清楚呢,这样就走了,岂不是还要让家姐蒙受不白之冤?”付明静怎么可能就这样让她走呢,这戏啊,才刚开始呢!曲安宁抬眸,隔着薄纱,还能看见付明静眼中浓浓的不怀好意。曲安宁心中一凛,为何女主几次三番找她的麻烦,她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得罪女主啊!付娇听着付明静的话,这才想起来,是了,不能就这样将曲安宁走了,要不然她的名声岂不是全坏了。正好趁着二皇子在,将这件事说清楚,省得二皇子以为她真如传言那般恶毒。付娇对着丫头们使了个眼色,丫头会意,走到门外守好。曲安宁身边的人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将曲安宁与付娇她们隔开。曲安宁拍了拍前面小丫头的肩,让她们不必如此,丫头们只好退下。曲安宁款款走到付明静面前,笑道:“姑娘口口声声说是我们府上的人败坏付姑娘的名声,可偏偏拿不出凭据,可是心虚?亦或是存心栽赃?”曲安宁扫了眼她身边的人,继续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那天除了我镇安侯的人,姑娘也是在的吧,还有这些丫头也是吧?为何偏偏就咬定了我们府上?姑娘莫不是心中有鬼?”付明静掐着自己的手心,面不改色道:“曲姑娘不要冤枉人,我同大姐姐是一家,为何要做这种荒唐的事?”猜到了又怎样,反正她们没有证据,付明静在心中不停安慰自己。付娇看着她们两个,怀疑的眼神扫了眼付明静,付明静心下一顿,手心都开始冒汗。许是刚刚指甲掐破了手心,这会混上细汗,只觉得阵阵刺痛,倒是让人异常清醒。付娇皱眉想到,难道真是府上哪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传出去的?她倒是没怀疑付明静,毕竟付明静不敢这般做。不过,付娇这时候也知道不是怀疑自己府上的人的时候,毕竟还有外人在呢!付娇梗着脖子道:“曲姑娘不要在这胡乱猜测,我们府上的下人怎么会做这种腌臜的事?”“会不会做,可不是单凭姑娘你一句话就可以判定的。如果你真的要弄清这件事,就不能一味的偏袒你们府上的人。”想让镇安侯府背锅?这是不行的。沐珣看着这个场面,强吸了口气,然后看向曲安宁道:“这其中怕是有误会,依着我看,还是将此事熄下了,免得伤了两家的和气。”沐珣本来就是想来让曲安宁放下这件事,这样他就不用受这件事牵累了。可他看着,付娇并没有将事化小,反而有继续闹大的意思,这样怎么可以?万不能因为付娇的蛮横,就得罪了黎王府与镇安侯府。“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付娇想也不想的拒绝了,笑话,这样岂不是让她继续被人指指点点。付娇自然是不满的,二皇子非但没有为她做主,反而有些向着曲安宁的意思了。她付娇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明明是自己未来的夫君,却句句不为她说话。沐珣简直要被付娇这个样子给气笑了,索性也就没有管她,直接背对着付娇,笑着看向曲安宁,温和道:“曲姑娘认为怎么样?”曲安宁摇摇头,“这事不是我一人能说的,我自然是希望这件事不影响到两府的情谊,可是这件事还关乎到小妹,自然要由嫡母来决定。”才不要便宜你们了,她们家安容不能让人这样欺负。沐珣勉强一笑,“既然如此,那就改日再说。”付娇气坏了,这二皇子根本就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还有,那曲安宁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姐姐先别气,这付姑娘一个劲的回避,定然是心中有鬼,姐姐回府同父亲母亲说明此事,他们定然是会为你做主的。”付明静轻声在付娇耳边说道。“可是就这么算了?一大早在这等着,结果什么都没有解决?”付娇心中不甘,还是不想就这样让她们走。“姐姐,这事先不急,这事啊,总会还姐姐清白的。姐姐首先要做的就是稳住二皇子的心,若是姐姐再这样不依不饶,怕是会让二皇子心生恼怒。”付明静意味不明的看了眼曲安宁同沐珣,接着道:“姐姐看,二皇子已经不想听姐姐说话了,却能满脸都是笑意的看着曲姑娘。不过这曲姑娘单看这通身的气质,便已是极为出挑了。”付娇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果然,二皇子很是温柔的看着曲安宁,说话的语气也比对她好上太多。付娇抿唇,心中觉得难堪和失望,同时还有那丝丝缕缕的怨恨缠绕在她心间,难受得很。付娇不做声,任由曲安宁带着人离开。付明静看着付娇此时的神情,低头一笑,呵,结果还算是好的,付娇虽然没脑子,但还是能给曲安宁添堵的。说不定付娇脑子一热,直接就替她把曲安宁给解决了,那就更好了。沐珣见曲安宁走了,抬脚也想离开,可衣袖被人拽住了。沐珣不耐烦地扭头一看,就见付娇红着眼看着他,他顿时就感觉莫名其妙,“怎么了?”“你们先下去。”付娇直直地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对着屋子里的其他人说道。很快。屋内就剩他们两个人了。“二皇子就没有什么要同我说的吗?”付娇仰头看着他,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说什么?对了,不要做这种事了,性子收敛一些。你以后是要嫁入皇家的人,温柔贤淑也要学着些,那些蛮横的东西,早些丢掉。”沐珣不耐烦道。“怎么,二皇子当初在明清寺不是说就是喜欢我这性子吗?怎么如今倒是让我改了。难道是因为今日看到了温柔贤淑的曲姑娘,故而开始嫌弃我了?”付娇冷笑道。沐珣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当她是又想耍性子,于是烦躁着说道:“你简直莫名其妙。”话一说完,就直接拉开付娇的手,沉着脸走出去。“你不耐烦我也没用,我是陛下指给你的皇子妃,名正言顺。”付娇在他身后低声道。……“大姐姐,我怎么看着付家那两位小姐对你的敌意很大呀?”曲安婉歪头看向曲安宁,好奇着问道。“可能是因为我在什么时候不小心惹到她们了吧。”曲安宁鼓着香腮,软软道。“也许吧,不过,刚才大姐姐的样子,安婉倒是很少见到。”“是不是觉得我很有大姐姐的气势?”曲安宁觉得自己刚刚简直是棒棒的,面对女主都不怂。不过,真的对上女主,好像也没有多可怕。或许,她本就不应该那么害怕女主。“是呢,大姐姐很厉害。”曲安婉很给面子的夸赞道。“咦,那黎王府送来的玉肌膏果然很管用,大姐姐头上的伤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当真是稀品。”因着在马车里,曲安宁便摘下了帷帽,整张脸也就露出来了。曲安婉看着她额头光洁如玉,不禁惊奇道。曲安宁摸了摸伤口处,眼睫颤了颤,也不知黎钰从哪找来的大夫,竟然让她的伤口这么快就好了,竟然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他一向很用心,很用心对她,就算是她想要毁了婚约,也还是很好。曲安宁正想着,马车又停了,接着明时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曲姑娘,我们世子邀您三日后一起去长公主的盛园宴,世子说,三日后一定会给姑娘答复。”曲安宁指尖微不可见地抖了抖,冷静道:“好。”明时听到答案就走了,走之前顺手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曲安宁的贴身丫头香杏。香杏还以为黎世子又送什么东西给了自家姑娘,忙不迭的送到了曲安宁手里。曲安宁犹豫着,不敢打开这个盒子。旁边的曲安婉见状,直接笑着替她打开了,“大姐姐,怎么不打开了,这几天大姐姐不就是因为他而心烦吗?”曲安宁没有回答,而是怔怔地看着盒里的东西。几颗晒干了的莲子,还有她替黎钰绣的香囊,全都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曲安婉还以为这是黎世子送给曲安宁的,于是捂嘴笑道:“大姐姐,黎世子还送你香囊了。别人都是女子送香囊,可到了黎世子这,却是他送与你,可见是心系姐姐呢,姐姐这下不必烦恼了吧?”“是啊,不用烦了。”曲安宁轻声道。可不是不用烦了么?黎钰将所有有关她的东西都还回来了,可见真的是要遂了她的意,三日后,应当就是退婚了吧。可是他是还回来了,那她怎么还?

池州好的医院专治牛皮癣
洛阳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吴忠癫痫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风情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