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胡同里的奇葩五兄弟全文阅读

时间:2019-06-25 04:08: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周致翰经过治疗终于脱险了,为了彻底让这个噩梦解脱,周爸爸周妈妈商量把胡同里的房子转手给了一个朋友。从此,武跃和周致翰断开了联系。周致翰经受了这样的打击,神情恍惚整个人变得没有了以往的精气神。周爸爸耐心地用中药调理着,在乡下的整个屋子天天几乎都是飘溢着浓重的中草药味道。  周致翰饱受了这样的人生打击,在县城艰难生存的李艺群一点关于周致翰的消息都没有,她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连回一次胡同的路费都拿不出。小北北日渐长大,孩子的奶粉钱就成了李艺群的压力,李艺群因为找不到工作拼命地写稿子,可是稿费也收入可怜,她努力想让生活变得滋润一点,她带着孩子天天努力地爬格子。  张倩看着李艺群怎么也不顺眼,他把自己弟弟张哲所有的不如意都归根到弟弟媳妇李艺群的名下。她总认为李艺群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扫把星,把弟弟的健康扫了,又把张哲下岗也归功到李艺群名下,隔三差五就去李艺群家里找茬,对李艺群说三道四,李艺群一忍再忍,张倩得寸进尺,张倩的丈夫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和张倩大吵一顿。  那天张倩又象往常一样去弟弟张哲家里做客,张哲上班没有在家,李艺群刚刚安顿小北北睡着,她一个人开始对她的小说布局,张倩风风火火气呼呼地来了,李艺群看样子又是过来和她找茬,李艺群懒得理她,李艺群只和张倩打了一个招呼就干自己的事情去了。张倩讨了个没趣,感觉自己来到弟弟家里被受到冷落心里不是个滋味。就大呼小叫起来,正在睡梦中的小北北被张倩这一行为惊吓醒了,突然哭得怎么也哄不住。李艺群有点火了,质问张倩,“喂!你呼呼什么?你没有看到孩子睡觉着呢?”  张倩洋洋得意地说,“怎么?我来我弟弟家走错门了?”  李艺群也来了一句,“你是谁?我压根都不认识你?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请你出去。”  张倩得意了,“你个扫把星,自你进了我们张家门,坏事一件接一件,你是白痴你不知道?”  李艺群质问张倩,“你说清楚有什么坏事了?”  张倩口无遮拦地说,“我弟弟和你订婚后,骑车子掉进了路边的沟里差一点摔死,你说有没有这件事?”  李艺群质问张倩说,“你凭什么把这件事归在我的身上?我把张哲从路上推下沟里的?”  张倩说,“我弟弟上了几十年班,一次都没有掉下去过,和你订了婚不是你冲他他能掉下去吗?”  李艺群气的全身发抖,抱着小北北指着张倩说,“你真不可理喻。”  张倩感觉自己得势的样子说,“我今天都要把压了我几年的话说给你听。”  李艺群今天也火了,“再说,还有什么委屈还有什么归功我的事说出来。”  张倩站起来敲敲李艺群的锅说,“你自进了我们张家的门,你给我们张家做了多少有功的事?你给我们张家把日子过成这样子了,租别人的房子,让你男人出去给你挣钱去,你不知道他拉车多辛苦?你不知道他天天水一把汗一把,你花钱,让他出去给你挣?你要脸不要脸?”  李艺群突然感觉到有点震惊,她又对张倩说,“还有什么委屈你说出来,今天给你个机会,我告诉你,你以后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张倩说,“你够能的,自打你进了我们张家门,把我弟弟都挑和的和我不亲了,你是个好东西?”  李艺群次才明白,张倩原来对自己心里是这种态度,原来说话阴阳怪气的对自己内心里产生的是一种如此大的恨。  院子里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走进屋子来却却她们。倒有几位看客这样评价李艺群说,“砂锅开了,善汉子恼了,那是不好弄的事情。”  也有几个看客这样说,“你一个大姑姐,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天天搅和人家弟弟家的事情,这个规矩都不懂。”  “那媳妇儿是外地人,大姑姐欺负她也没有人帮她。”  “父母在的时候,兄弟们是一家人,父母没有了兄弟们已经成了亲戚了,能说的话说,不能说的话就不说了连这个理也不懂。”  “咱们看看这个男人回来怎么处理?”  “男人?他男人是个压犊屁,出不了个声,能保护了女人的男人,那个姐姐敢说弟媳妇一句坏话?你们说说。”  “也是,男人做了主,赛如一条虎,男人做不了主,家狗也敢咬你,散了吧,咱们回去干咱们的事情吧。”  “可怜这女孩子远天远地找了这么个男人,这么个家庭真的不值。”  看客们指手画脚众说纷纭,有几位看客唯恐天下不乱说,“吵开了那也得有个输赢,如果这一次那女的吵不赢那大姑姐,往后她的苦日子会多的。”。  清官难断家务事,人们就在这对张倩和李艺群吵起来的事情议论纷纷中散去了。  【本书于首发,喜欢该书的朋友们请到站支持本人,谢谢!】  

呼和浩特治疗癫痫
衢州医院治疗癫痫
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